保温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农业保险甘肃遇冷农民利益谁来保护-【新闻】豇豆树

发布时间:2021-04-20 13:52:54 阅读: 来源:保温车厂家

农业保险甘肃遇冷农民利益谁来保护?

连续的大范围强霜冻灾害在甘肃造成近15亿元的巨额损失,霎时把甘肃农业重重地击倒了。但人们在扼腕之余,却无法不探究农业保险在甘肃的现状及未来—— 5月21日下午4时,刚刚下乡从受灾点回来的甘肃省张掖市政府办公厅副主任冯玉才用几近嘶哑的声音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诉说了5月16日、17日该市再次发生强霜冻灾害的情况。这是在不到15天之内张掖发生的第二场强霜冻灾害。“这样一来,全市大部分农田注定今年要颗粒无收了。”面对灾害,张掖市只能选择干挨。“全市共受灾近200万亩农田,几乎没有上一份农业保险”。张掖的遭遇在甘肃具有代表性,同样受灾的另外13个地区与张掖有着一样的“特点”:从来没有大范围接触过农业保险,也从来没有想过会在农业保险上栽这么大的一个跟头。15亿巨额损失“五一”黄金周刚刚结束,甘肃省政府就发布了一条非常坏的消息:“进入五月以来,甘肃大范围内出现的寒潮强霜冻灾害性天气过程,使该省1285.85万亩农作物受灾,初步估计直接经济损失已达13亿元以上。”随后,又有消息说,灾害已经给甘肃农业造成了超过15亿元的损失。甘肃平凉市静宁县委宣传部的张前江说,这次灾害天气持续时间之长、危害范围之大、损失之惨重是近几十年罕见的,全县农作物普遍受冻,共计造成直接经济损失29197.09万元。面对如此巨大灾害,甘肃确实有点喘不过气。该省财政厅急拨500万元用于救灾。与此同时,甘肃省政府发出通知要求:各地要积极开展生产自救工作,帮助农民尽快恢复生产。确保大灾之年粮食不减产、农民不减收。这些举措无疑是正确的。但在15亿巨大损失面前,却又是非常苍白。甚至当地有媒体认为,15亿损失已经成为死账。但大家不约而同的疏忽了农业保险这一关键环节。此间一位梁姓分析人士说,遇此一劫,现在政府应该探讨农业保险的新模式,建立由政府补贴扶持的农业政策保险。他同时说,“遭受如此巨大的损失,充分暴露了农业的脆弱性,下一步,有关部门应该好好研究一下解决的对策。”要不然,三农问题无法解决。农险白纸无人画画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是目前在甘肃省******的涉及到农业保险的公司。但5月18日,甘肃分公司办公室人员闫利斌介绍说,该公司目前已经快要把所有的农业保险项目都停掉了。“那玩意儿不赚钱,是非多,几乎没有保险公司喜欢它。”作为国际上普遍采用的农业减灾措施之一的农业保险,在甘肃省处境非常尴尬,已经难以为继。闫利斌形象地说,农险在甘肃基本上就是一个没有人愿意要的孩子。这种尴尬和难以为继的表象是因为没有保险公司愿意承保。在表象的后面,却是农业保险业务一年也揽不来一份保单。“没有业务额度的险种,你说它能赚钱吗?”闫利斌说,许多人认为只要有人投保,保险公司就必须承保,其实不然,一年做不了几个单的事,保险公司肯定不会干的。再说,农业被公认抵御自然灾害能力差,这个买卖明显太危险。那么,有没有人愿意投保农险呢?连线采访中,甘肃靖远县刘川乡张滩村村民张克秀对记者说,农业保险听说过,也一直想投,但一直没有找到庙门。而甘肃庆阳市西峰区肖金镇寨子队农民黄国民说:“我一年就种了3亩麦子,上保险划算吗?再说,我以前就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给庄稼上保险的事情。”他表示,庄稼是个啥?大不了明年再种多一点,反正,只要够吃就行了。持黄国民这一心态的农民在甘肃占有大多数。农险缘何成为短腿甘肃省农办调研组近三年来的调查显示,该省农户经营中遭受******的灾害主要是干旱、冰雹和病虫害。而来自甘肃省农牧厅计划处提供的统计数字显示:2003年甘肃省农业受灾面积1764.62万亩,粮食减产609579.69吨,成灾人口469.32万人。从这些数据中不难看出,自然灾害给甘肃农业生产带来的危害是严重的,而且是由来已久的。但尽管如此,农险在甘肃仍然大面积空白。记者注意到,除了几大涉农公司投了农业险之外,甘肃农民几乎没有人去投农险。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兰州分公司的厍锦鹏说:“近几年兰州市没有办理过农险业务。河西的***泉、武威等地的下属分公司开展了此项业务,但是份额很少,每年只有几万、十几万,而赔起来则要上百万,这使保险公司处于一个很尴尬的境地。”厍锦鹏就农业险在甘肃的短腿现象分析说,以前兰州市也开展过农险业务,最近几年停办了。这有几方面的原因:首先是风险无法评估。其次,国家对在甘肃搞农险又没有补贴和优惠政策。而对于农民来讲,一是没有个人保险的意识,二是经济原因,觉得地不多,投保划不来。太平洋保险公司兰州分公司业务管理中心的杨先生也表示,农险里只有针对农村企业而没有具体针对农民的险种,原因也是由于自然灾害不可预知,风险大。他表示,公司在接下来的几年也没有开办这种险种的打算,因为针对农民的保险显然无利可图。甘肃敦煌种业今年刚上市,就遭到了强霜冻的迫害。公司办公室主任王乾说:一开始,我们就劝农民投农险,但农民不“听话”,再加上保险公司本身就不愿意做农险,因此,我们现今“伤痕累累”。也许正是基于保险公司和农民的两相不情愿,甘肃农业才会积重难返到现今的地步。谁来保障农民利益?采访中,许多农民向记者叹气说,买保险我不愿意,那么,除了买保险之外,难道就没有办法来保障农民和农业的利益吗?据了解,目前甘肃省的农业保险体系建设严重滞后于其他省份。政府救灾、救济制度等职能仍然由民政部门来单一承办,而这种局面已经远远不能适应新形势下农业、农村、农民对风险保护的需要。甘肃省民政厅救灾救济处处长张忠建说,现在惟一的希望就是鼓励农民积极补种。但由于没有农险“撑腰”,15亿损失确已无法挽回。该厅一位不愿说出姓名的负责人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反映说,今年初的中央一号文件就明确提出了加快建立政策性农业保险制度的要求。但在此方面,甘肃还没有起步。据中国保监会兰州保监办有关负责人介绍,中国保监会日前已提出了五种模式发展农业保险,并力争在一到两年实践中,逐步形成符合我国国情的农业保险制度。但这些规划和措施在甘肃是否能“符合”当地的水土,却依然是个未知数。“换言之,农民利益短期内还得依靠政府来强制保护。”梁姓分析人士说,农险问题的根本在于农民无法一下子就承受几亩地、十几亩地的损失,也正是因为此,国家和有关行业应该适度为农民着想,真正保障好农民的利益。

丹江大观苑

景区

卫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