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十月不冷夜暖花香

发布时间:2021-01-20 19:21:11 阅读: 来源:保温车厂家

这座城市该有的阳光与花香,喜热和惆怅,在金秋十月的季节里弥散的格外强烈。

丹桂是城市的信使,在这个季节里隐隐飘香,不浮饰,不张扬,像宁静的处子在梳妆。

料想阳光一定灿烂,料想月光一定多妆。我奔走在这座城市最繁华的时刻里,心里也是繁华的。我爱一座城,接着,我也爱上了这城里的阳光和月光。

我安静的时候喜欢阳光满面的感觉。秋风一定也是要有的,最好还带些微冷微凉。那些风和微凉的感觉,我是那么的熟悉,就好像是在昨天,我又一次看到了灿漫的秋天,看到了灿漫的整个落落的季节。

十月是不冷的,也没有多大的凉意侵袭。

十月的阳光,萧瑟,却也温暖。十月也像个陌路的孩子般,跌跌撞撞的闯入秋,到底才发现,他其实是不善于秋色的变幻,他,很无知。

十月降临的时候,白杨再也不精神了。

白杨耸耸肩,将一夜的冰冷赶走;它再精神斗数地向临近的梧桐树打个招呼。

梧桐也伸着懒腰,可它终于是累了。梧桐强打着欢颜,打了个喷嚏,甩落了一叶自己的黄发。梧桐叶落,于是,天下便尽知,秋来。

秋的到来,其实也没有带给这座城市多少的相知和冷暖。因为这里所有的人都已习惯自己制造的相知,还有冷暖。

十月来的时候,花更香了。路边的小道上,偶尔露着几株野花。那是很苍凉的花,没有歌曲里唱的那种“路边的野花不要采”的浪漫。而且,野花的花期很短,生命只是一瞬间的凋零而已,没有更大的稀奇。

十月刚至的时候,我就已经感觉到了凉意。诺诺曾说,那只是我一个人的敏感而已,秋天终究是没全到。

诺诺是喜欢秋的,她自然这样说。诺诺喜欢微凉的天气,不用很坦露的着装,也不是太凉。只是,轻描淡写地披一件外套在肩上,任醉意的秋风肆意地凉透自己。

不用去刻意想什么,也不用刻意被什么打扰。诺诺说,她真是太痴迷这样的初秋天气了。她居然是现在才知道,原来这种季节,就是出现在初秋的十月啊。

诺诺的痴让我也惊叹。诺诺是爱这种初秋天气的。哦,我真的是才知道,其实,我也是爱这样天气的。诺诺喜欢一个人呆在学校巨大的梧桐树影下,她喜欢十月的阴凉,她不喜欢十月的阳光。

诺诺在看梧桐叶落时的眼神里有与她说话时语气一样痴的东西在闪烁。也许,她也是想到了什么苍凉的往事来吧。兴许我不知道,兴许没有人知道。

有些像这个季节一样微冷的事,本就该藏在心里的,因为没有人会懂得;即便懂得了,也没有人可以去温暖它,既然这样,又何必说呢。人心里有的秘密是很冷清的,特别是到了一个冷的季节。

我一点也不喜欢季节里阴凉的成分。我爱阳光。

十月的阳光,有所有季节里最灿烂的地方。阳光和天空一样的纯净,明晰的没有一点污染。我就是对这样的天空还有阳光钟情。

有阳光的白昼,天气会很暖和。空气很清明,人能够看到最远处的山,还有水。光照充足的午后,微风会渐渐变得和煦起来,阳光也开始刺眼。

白昼美艳的地方也就是在午后,光与影的交错在树荫里回放。有操着长须的老者坐在树荫下,他兴许在那光影的交错里看到了很多年前的某些回忆吧。反正老者后来的样子是被斜照的光浸泡着的,鹤发童颜的像是一幅印象派画稿。

十月白昼的一景一木一人,像是在我世界里铺设的一样,斑驳,古老。诺诺给我的感觉也是这样,仿佛她是从遥远的中世纪里穿越而来。

我爱阳光的十月,爱的时候,我会偷偷地小憩一番。十月是不适合小憩的,十月的意境却可以供我细细品位。

我有很多遥远的记忆都被十月的阳光唤醒了。十月不冷,不干,不躁;十月,仅仅是安宁,凄清,寂寂。有些记忆渐渐向我走来。

阳光的桂树,在曾经的江畔小城里也是有的。桂树飘香的十月里,花香像被酝酿了般透彻。宁宁不喜欢秋天,也讨厌秋末的阳光。宁宁唯一的爱好是和我们一起在江畔的小馆子里吃饭,她喜欢吹江畔清爽的风。

宁宁说,江风是带着湿润的,有比较重的腥味。她讨厌十月过后冰冷的秋天,她害怕有霜露的清晨。

和宁宁在一起的小筝说,宁宁是害怕天气转凉,她的手指生冻疮。天冷的时候就复发,没有人知道她每个冬天被厚厚手套包裹下的手指,冻的是多么的痛……

我的那些如秋风般的记忆,就这样随秋风而逝了。我记得那年我也有准备过手套给宁宁的,只是在送出去之前,我就看到了。阿宏给她的手套,她已经戴在手上了。

宁宁一定是在那一年开始,喜欢上十月和阳光。一直到这一年的秋天,她的爱一直没变过。

因为我看到过宁宁,还有阿宏,他们一起,在铺金叠翠的丹桂树下散步;宁宁第一次,面对着落英缤纷的十月,露出了成熟的微笑。他们的誓言我认为是最美的。

有丹桂飘香的十月悄悄过去。于是,丹桂化雨,落英绝迹。十月不冷,冷的是十月过后的微露初霜。

当初那两个送手套的人,现在即将各奔东西。在如今的这个十月秋季里,他们再次相逢时,他们仍是会相视而笑。一样的下馆子,一样的聆听江风,而那风又会是多久远的歌呢?

夜幕降临的时候,他说得离开,因为宁宁在等他。他笑,我也笑。大家遂微笑作别。

留给十月的夜,已经不多了。我告别阿宏后,便是孑然一身。

可能是喝了酒的原因,十月的夜给我的感觉并不冷。

我漫步在烟火分飞的城市里,看流光溢彩的城市霓红。夜景,辉煌,还有落莫,点点滴滴的词语很快将我一个人美好的意境打破。

夜里的城市中也是有花香在萦绕的,不是桂花香。

夜里的城市也是暖和的,我想那也不是我身体里的酒精在作用吧。

我有很多的往事再次浮现在脑里;它们,缥缈的就如同此刻浮在我身边的香味般。

看夜景的时候,我意外地想到了小筝。我记得,我对她说过,如果有一天,我和宁宁走到了一起,我也一定会带上她,我们仨将一起游览一次这座城市的夜景。

然而现在,我早就和小筝失去了联系。那个诞生于十月的承诺,兴许这一辈子都不会实现。

十月,究竟会有多少冷暖?

(责任编辑:残月)

南京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漳州市医院预约挂号

湖州市中心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