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贴上第五大时装周的标签就算是一场好的时装周吗

发布时间:2021-01-06 14:57:41 阅读: 来源:保温车厂家

一些“尽管是地域性的,但有区域意义和地位的城市”时不时地就想争夺“第五大时装周”的位置。

时尚界的人习惯称呼巴黎、米兰、伦敦和纽约为“国际四大时装周”。它们都有一段较长的历史,且各具特色,起初从“四大时装周”里走出了后来享有盛誉的设计师和品牌,现在新兴的设计师和品牌都渴望能在那里亮相。

几乎没有哪座城市曾经声称打算撼动它们的位置。意大利国家时尚协会名誉主席 Mario Boselli 在昨天出席 2016 秋冬上海时装周“海尚国际论坛”时,把巴黎、米兰、伦敦和纽约无可争议地称为“真正的国际化的时尚之都”。

但此外,还有一些“尽管是地域性的,但有区域意义和地位的城市”,在过去几十年里,开始举办同样以城市为主题的“时装周”——它们时不时地就想争夺“第五大时装周”的位置。

在上海,“第五大时装周”的口号已经被喊了好些年。为了让这种说法更可信,早年,主办方花重金邀请包括香奈儿在内的国际大牌前来走秀,后来,他们意识到这种做法华而不实,毕竟香奈儿早在两三个月前的巴黎时装周就已经发布了新一季的系列,而它每年额外的早春系列、高定系列也都会依照主题来选择发布地。

对国际大牌的热情冷却了几年之后,上海时装周的主办方开始把注意力转向同样是“主办方”的时装协会,希望看起来和他们在并肩作战。去年,上海时装周主办方和英国时装协会、意大利国家时尚协会签订了一份未完全公开的战略合作协议。

今年 4 月,法国高级时装公会首席执行官 Pascal Morand 被邀请出席了这一季的上海时装周。两天前,意大利、法国和上海时装协会的负责人举办了“三方闭门会议”。会议的内容包括三方合作建立买手数据库,并共同培训和教育设计师。

“我们都能理解上海时装周希望提升自己的国际化形象,” WWD 的一位记者在论坛结束后的采访中提问意大利国际时装协会主席 Carlo Capasa ,“但为什么你们也会希望形成这样的合作?” Carlo Capasa 的回答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他并未提及时尚本身,而是说,意大利和中国在时装贸易上的关系非常密切,即便中国经济的增长放缓,但巨大的中国消费市场依旧是促成这项合作最主要的原因。此外,作为友邻,他也乐于关注上海时装周的发展。

这些颇具声望的友邻友好地接受了上海希望打造未来“第五大国际时装周”的说法。意大利国际时装商会荣誉主席 Mario Boselli 被聘为“上海时装周时尚大使”,他说,如果有新兴的时装周在“不久的将来”能取得成功,那一定是上海。他的理由和 Carlo Capasa 的颇为相像,除了巨大的中国市场和上海这座“充满活力的”城市,Mario Boselli 还提及了上海时装周的主办方上海纺织集团,这是一家大型国有企业,他了解,在中国“国企的地位举足轻重”,能成事。

不过,一位文化创意产业的政府官员在昨天的论坛上说:政府走在前面,通常都会遭遇“因为领导人的变更而影响活动热度”的问题。何况,官方一直希望时装周能带动上海本土的旅游行业和时尚消费,这对时装周本身来说,未必是件好事。

即便不考虑这些超出时尚产业之外的问题,这些合作伙伴还是对上海时装周的现状和“第五大时装周”之间的差距表达了一些担心。最重要的是,上海时装周应该找到自己的定位,到底想做什么?过去几年,几个词被反复地提及,既“本土”、又“国际”、既“独立设计”、又“商业”。

“这里,一些设计师自己都没有想好。” Carlo Capasa 在昨天的论坛上说,“上海时装周必须想清楚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时装周,需要一个坚不可摧的时装周形象。中国的问题在制造时尚的偶像、创意,而不是产品。” 这还需要摄影师、造型师、设计师、创意师一起帮忙。

首尔时装周借助韩国流行明星 K-pop 解决了时装周形象模糊的问题。 BoF 在今年 3 月底发表的一篇报道称“明星加持、平易近人的时装价位、超大功率 K-Pop 劲播……韩国设计师们奉出了一台‘炫耀高调’与‘粉丝文化’相互碰撞的重头大戏。”

这些个性鲜明的时装周无疑会成为上海时装周的对手。林剑是一位时尚专栏作家,同时也创办了在上海时装周期间为品牌提供展销平台的 showroom “时堂”。他在昨天的论坛上说,既然和意大利国际时尚协会、法国高级时装公会签订了合作协议,首先应该改变的是上海时装周的日程安排。现在,它被安排在了首尔和东京时装周之后,而这两者的日程几乎是紧随四大时装周的,考虑到买手通常连贯的行程安排,这更能吸引国际买手前来。

上海时装周看起来像是在有意地避开和东京、首尔的竞争。“现在到了一个阶段,买手来了,设计师是不是准备好了?”林剑说。

独立设计师吉承心里有些忐忑,她在参加伦敦时装周时被告知:不要轻易地去巴黎时装周,“因为法国人非常苛刻,批评你,你就没希望了”;也不要轻易地去米兰时装周,“非常商业”,他们会告诉你,不好卖,你就没有希望了”。吉承是中国独立设计师中颇有代表性的一位,她毕业于意大利 Marragonni Fashion 学院,后创立了同名品牌 JI CHENG,一款鹤影卫衣在互联网上十分畅销。

Kiki Zhou 曾在东京居住了十多年,她在过去几季的上海时装周设立了 K Point Showroom 。这间 Showroom 并没有入驻任何一家官方或民间的大型展销展销会,在大型展销会上通常能受到更多买手的注意。Kiki 认为,上海时装周需要“抱团”是因为这里才刚刚起步,东京的时尚品牌日益成熟,他们反倒难以聚合,品牌自己会选择去巴黎和米兰发布,赶上最好的日程。在巴黎,时装周的主办方并不会组织走秀,走秀由品牌自己组织。

“但这里确实在上升。” Kiki 说。

而四大时装周也正在被互联网带来的新问题所困扰,比如即看即买 (see now buy now)。巴黎和米兰并不愿意接受这种如此公众化和急切的商业化行为,它们和伦敦、纽约出现了分歧,认为这种做法是对创意和时尚体验的伤害。法国高级时装公会首席执行官 Pascal Morand 在论坛后的采访中称,除此之外,3D 打印和 VR 也是他们要面对的新问题,在新的体系彻底打败传统的之前,他们会努力“保持平衡”。

这些新事物也出现在这一季的上海时装周,尽管传统体系的建立仍要需要假以时日。“在上海,我们感受到一种精神,上海时装周保持一种前行的精神。” Pascal Morand 在论坛上说。

中级暖通工程师挂靠

中级战场挂靠

中级林业工程师挂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