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合作社选环保农药打药更精细沼猪殃殃

发布时间:2020-11-04 10:09:56 阅读: 来源:保温车厂家

山东省高青县是全国第一个低酚棉百公斤皮棉县,是山东省“菜篮子”基地,同时也是农药使用大县。如今农民的用药取向发生了哪些变化?他们需要什么样的技术服务?科学施药的难点在哪里?近日,笔者在高青县进行了调查走访。

【环保高效农药逐步逼退高毒农药】

在高青县农资配送中心,笔者发现在农资店长长的货架上,先正达、杜邦、康宽、福戈、拿敌稳等进口农药、生物农药被摆放在显眼位置。而一些传统型农药则被“逼”到角落里。

“这两年老百姓越来越认生物、环保型农药,这类农药也销得最好。高毒农药的销量越来越少,它们被下架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农资店经理向秀国说。他从1995年就做农资销售生意,对农药的发展趋势有他自己的判断。“十年前,高毒、乳油型农药唱主角,它的特点是毒性大、药效快,但它在毒杀害虫的同时也对人畜造成伤害。前些年县里常有农药中毒事件,现在很少出现。”向秀国主要做农药批发,销售渠道是乡镇网点及一些农民专业合作社。只占10%左右的客户是离县城较近村的农民。在用药理念上,年轻人与中老年人、一般农民与合作社农民有很大的不同。生物农药基本在合作社里普及,而一些中老年人、边远村农民仍习惯使用高毒农药。

向秀国的话在黑里寨镇里王村农民王大文身上得到验证。王大文今年65岁,种有一个西红柿大棚,他的购药标准很“直接”,哪种药便宜、管用用哪种,对农药残留多少不太在乎。向秀国介绍说,农民用药习惯的改变,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宣传的力度和执法的力度。“环保型农药买着贵用着便宜,比如同样是防治虫害,毒死蜱、杀虫单等要多打多用药。而用康宽一类农药,用量少、打药次数少,钱没多花,还减少了用工。”

【农民急需用药技术指导】

“今年冬春降水多、地气湿、杂草多,麦田除草要用除草剂配合调节剂使用。多种药配合使用效果好。”有来购药的农民,农资配送中心的坐堂专家刘玉东都要嘱咐几句,还会赠送一份配药说明。“药店专家开‘处方’,卖药的同时赠服务,这样的服务俺喜欢。”不少前来购药的农民说。

“给农作物打药看似简单,其实不然。用药讲究因时因地因物制宜,不能一个方子用药。”刘玉东说,从前年开始这家店就推进专家坐诊服务项目,指导农民用药。

在黑里寨镇仓盛农民专业合作社里,社员王长华他们的打药方式很“精细”,他们配药有专门的称量器具,水与药的混配比例精确到克。在合作社的墙壁上,笔者看到一张农药使用章程,对农药的使用规定得非常细致,连药品药具的摆放也有明确的要求。“产品要安全先过农药关。生产绿色有机农产品并非完全杜绝农药,关键是要把握好使用剂量,绝不能使产品药残超标。”合作社理事长张建军说,为使社员掌握用药知识,他们在内部培训的同时,聘请农业局药管站专家、农药公司专家来上课,社员普遍掌握了一套用药知识。

与王长华他们不同,王大文仍然沿用传统的用药方式。“俺们打药可不是这样,配药有时用汲药器,有时干脆将药液直接倒进药桶子里。下药轻了不管用,下药重了又容易药残超标。可咱做不来人家那套,也缺少专家的指导。”刘玉东说,县农业局县电视台近期开办了农科节目,安排专业人员举办讲座,尽最大努力将科学用药知识传授给农民朋友。

【统防统治有望解科学施药难题】

开春后,黑里寨镇后崔村的李效让老汉又要为打药犯难发愁了。他的儿子、儿媳外出打工,家里的4亩棉田全靠他和老伴侍弄。种棉花就离不开打农药,夏天经常会看见象李老汉这样的“药桶汉”,头顶烈日,身背药桶,踟躇在田间给棉花喷药。去年秋天个别玉米田粘虫暴发,让年老体弱的“李老汉”望虫兴叹。

消灭粘虫的最好办法是统防统治,该县成立了多支小分队,分赴农田,防治粘虫,效果明显。但刘玉东总结统防统治的经验教训时说,推广统防统治难点有三。一是人员组织难。统防统治小分队是临时组织,对相关人员的选择、组织、培训都是问题。二是经济补偿难。现在是市场经济时代,有付出就得有回报,这些报酬谁来出,怎么算?三是实际操作难。现在责任田分田到户,分户经营,各家各户种植的作物很难统一,作物不同,使用的药物也不一样,这种作物的“救命药”或许是另一作物的“致命药”。这两年,高青农村出现打药“代工”现象,一些农民通过收费方式替人打药,农药由户主提供,每亩地大约收取20~40元不等的费用。这解决了中老年人的“打药难”,却也带来另一问题。代工者毕竟是在为别人干活,追求数量难保质量的情况在所难免。

仓盛合作社2012年别出心裁地推出买农药免费使用药桶的作法。他们选购了多个适合老年人使用的轻便型小药桶,受到欢迎。但这一做法也带来一些问题,比如按要求药桶用完后要洗干冲净,一些人用后只对药桶象征性一冲或干脆不冲直接交回农资店。药桶再被使用,残留的药液或许对另一作物形成毒害,由此造成的损失谁来承担?

“成立合作社,加快土地流转,推广规模化种植是解决以上问题的‘药方’,也是现代农业发展方向。”张建军建议国家及有关部门从政策、资金上加大对优质农民专业合作社的支持力度,以此规范农药使用,确保农业生产安全。

王者永恒手游官网正版

六界仙尊内购破解版

群侠挂机单机破解版

相关阅读